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南宁吃喝玩乐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6|回复: 0

儿歌“一分钱”被改成“一元钱”。到底该不该修改

[复制链接]

57

主题

56

帖子

18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82
发表于 2019-9-10 08:3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,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……”这首歌想必大家都会唱,不过近日,却有几张截图在朋友圈流传,截图显示,这首《一分钱》儿歌,被改成了《一元钱》。有人感叹,时光飞逝,过去的“一分钱”成了“一元钱”;也有人质疑,这样改编经典,难道不是恶搞吗?这首儿歌的作曲家潘振声曾在南京创作并生活多年,记者采访了他的家人。

    1 一分钱变一元钱 消解经典文化,可取吗?

    对于熟悉的儿歌《一分钱》被改成了《一元钱》,不少网友议论纷纷。有人认为,与时俱进没什么不好,现在“一毛钱”都难见到了,还怎么让孩子去理解“一分钱”呢?也有网友表示,这首歌曲传扬的是拾金不昧的品德,经典永流传,不需要改编。也有人调侃:以后是不是需要改成“捡到一张二维码”?

    记者向南京芳草园小学的音乐老师求证后获悉,这不是来自学校教材。在不少老师记忆里,《一分钱》这首儿歌,已经很多年没在课本上出现了。在微博上,也有网友报料,这是山西太原一所小学一年级新生学的儿歌,但目前还没有出现官方回应。

    许多读者可能并不知道,《一分钱》出自国家一级作曲家、著名音乐家潘振声之手。潘振声一生历经坎坷,他的幸福晚年是在南京度过的。1991年潘振声调任江苏省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,1995年退休。老夫妻相濡以沫,两个继女也很孝顺。2009年5月14日,他因患脑血栓经多方医治无效在南京逝世,享年77岁。

    记者就此采访了潘振声的女儿马莉,她是一名老师,也是长笛演奏家。马莉在朋友圈已看到这个截图,还有不少朋友来问她,知不知道《一分钱》被改的事情。

    “我完全不知道。这种事还真是无从下手,我觉得正规出版社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。”马莉说,“爸爸这首歌写的是孩子的天真无邪,捡到钱要交给警察叔叔,跟物价没有什么关系。尽管这首歌是那个时代的产物,但经典就是经典,我们今天唱来仍然可以体会当时创作者的心血。改成这样,唱起来不觉得拗口吗?我觉得,对这样的恶搞或者调侃,不用去理会。我理解大家是用这个来搞笑或者调侃,把它变成一种段子,但现在我们有时候并不尊重自己的经典文化,随意就去消解掉,但又缺乏原创的能力,这并不值得提倡”。

    采访中,不少音乐创作者都表达了类似观点,认为影响了几代人的经典,不宜改动,这也是对文化传统的一种尊重。

    2 你知道吗? 捐出《一分钱》手稿,“一分钱不要”

    “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……”“春天在哪里呀,春天在哪里”等曾伴随亿万少年儿童成长的歌曲,都是出自潘振声之手。他被誉为当代“儿歌大王”,其创作的大量儿童歌曲,有一千余首在全国各地报刊电台发表、热播。其中,《一分钱》《春天在哪里》等,成了世界儿童乐坛中的世界名曲。他曾获中国唱片公司“金唱片奖”等重量级奖项,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    马莉回忆起《一分钱》的故事说,因为这首歌太有名了,潘振声还被称为“一分钱爷爷”。当时响应毛主席《向雷锋同志学习》号召,全国都在学雷锋。1965年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“小喇叭”节目组一位女编辑写信给潘振声向他约稿,请他创作一首表扬“好孩子”的歌。潘振声接到约稿信后,沉浸在当年任音乐老师的往事回忆中。当时他在上海一所小学当大队辅导员,办公桌上有一个文具盒,里面放满了孩子们捡到交上来的硬币,孩子们拾金不昧的行为,常常拨动着他的心弦。虽是一两分钱,却折射出孩子们美好纯洁的童心。那时孩子们排队回家,交警就在校外维持交通秩序,孩子们经常走出校门很远了,还回头和交警挥手喊道,“叔叔再见!叔叔再见!”

    潘振声于是将这两个场景融合起来,紫竹调的旋律幻化成带有城市色彩的明快旋律,创作出了《一分钱》这首儿歌。《一分钱》儿歌一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,就像插上了飞翔的翅膀,迅速飞向大江南北。

    后来上海公安博物馆成立,找潘振声要当年的那封约稿信及《一分钱》曲谱。对方开出了20万元的收购价,结果潘振声说:“孩子把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,这份手稿,我当然也要交给警察叔叔,一分钱不要!”潘振声对筹建公安博物馆的上海市公安局孙警官说,“你们不要来南京,我给你们送过去”。后来经中国文物局鉴定,《一分钱》的手稿、曲谱被评为“现代革命一级文物”。

    3 保持一颗童心 一辈子创作不息

    潘振声生于上海,他凭借刻苦自学踏入音乐殿堂。由于家境贫寒,只上了半年初中就被迫辍学了,进印刷厂当了学徒。参军后他更迷上音乐,复员后,他被分到上海一所小学,当上音乐老师。他除了平常在学校教课,星期天就到上海广播电台文艺部当业余编辑。当时《我们来到了花园里》《小鸭子》等脍炙人口的儿歌传遍上海滩。后来潘振声去了宁夏人民广播电台,他利用业余时间为广播创作歌曲,不收分文报酬。《一分钱》这首儿歌就诞生在宁夏。

    马莉告诉记者,创作了一辈子儿童歌曲,但看着孩子们没有可以争相传唱的歌,每次看到一些歌唱比赛上孩子们唱着大人的歌,满口“情爱”,潘振声就觉得忧心忡忡。过去中小学生没有音乐教材,适合少年儿童演唱的歌曲也很少,他决定自编教材,自己创作歌曲。他把引导孩子健康成长、塑造美好心灵作为自己的使命。

    从调任省文联到退休后,潘振声有了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创作。老人的工作台被他花光全部积蓄购置的录音制作设备占去了大半,原来一贯追求时尚的潘老晚年还在跟一帮年轻人学习制作CD,把录音棚搬到了家里。

    在家人的心目中,潘老还保持着一颗童心。马莉还记得,“老爷子不落伍,一些时尚的东西他都能接受。他平时在家经常也会玩连连看、泡泡龙等小游戏,因为比不过我妈,还着急上火,晚上不睡觉用掌上机‘苦练’。”

    除去《小鸭子》《一分钱》《好妈妈》《春天在哪里》《祖国祖国我们爱你》等脍炙人口的儿歌之外,潘振声在本世纪仍然创作不息,晚年还去各地采风,历时4年积累出《56个民族新儿歌》等作品。

    观点

    网友热议儿歌“涨价”

    大部分的网友:

    无法接受儿歌“涨价”这种毁童年的事儿

    @听闻渔歌唱到几句波澜:我小时候也基本见不到1分钱了,但我听的还是一分钱,我一直以为就是告诉我们即使再少的钱也要拾金不昧,父母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,这里的一分钱不一定指的就是面值啊!改了的话意思也肤浅了,童年也毁了,关键是过于牵强。

    @觚酒溪云:有点儿像~……我们背诗词时,把“红泥小火炉”改成了“不锈钢燃气灶”……

    @SQ胶州标致青年:一元钱,一分钱,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这背后的教育意义。一分钱虽小,品德、素质却是千金难换。

    @Another_LK:毫不押韵。

    @田七七七:一毛钱不配是钱吗?为什么跳过一毛钱?

    @暖心的小窝:什么都在涨,儿歌也涨。

    还有网友认为:

    与时俱进这事儿没毛病

    @侍晓禹:我捡了一分钱给警察叔叔,警察叔叔怀疑我发烧了。

    @吉通风水:现在大家都不拿钱,能捡到钱真的不容易!

    @24K大眼睛:一分钱是古董,比较值钱,有可能不舍得交出来。

    @要么庸俗要么孤独:你现在在马路上捡个一分钱给我试试。

    @恶魔小混蛋20609:每当唱起这首歌,就觉得这是歌有问题,哪有一分钱花,心里默默把歌词换成一元钱。

    @老板也是周小孩:确实现在小孩不知道一分钱长啥样,没有这个概念,没有代入感。

    本报综合《扬子晚报》《齐鲁晚报》等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南宁吃喝玩乐网  |网站地图

GMT+8, 2019-11-19 19:21 , Processed in 0.191170 second(s), 9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